3986.net
小网站 大容量 大智慧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论沈从文笔下的“水”意象


第 8 卷第 1 期集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Vo.l 8,No. 1 2005 年 3 月 Journal of JimeiUniversity(Philosophy and SocialSciences)Mar., 2005 [收稿日期]2004-04-28 [修回日期]2004-12-16 [作者简介]罗伟文(1968-),男,江西临川人,讲师,主要从事文艺理论和现当代文学研究。 论沈从文笔下的“水”意象 罗伟文(集美大学中文系,福建厦门 361021) [摘要]沈从文精心建构了一个奇特的“水”意象,对它的解读是我们开启作家隐秘心扉和理解 作品的一把金钥匙;沈从文对水的钟情有特定的文化和心理根源;水在中国文化中具有原型 意味,沈从文从水与忧郁、水与生命、水与自然三个方面借用了“水”意象的传统资源,来构 筑他的艺术世界和传达他的审美理念。在挖掘和利用“水”意象传统资源时,赋予了它浓郁 的抒情色彩和乌托邦情怀,显示了卓越的文学创新能力。 [关键词]沈从文;“水”意象;原型 [中图分类号]I206.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 1008-889X (2005) 01-84-06 一 沈从文一生钟情于水,他以诗意的笔触精心建构了一个神奇的“水”世界。 “我所写的故 事,却多数是水边的故事。 ”[1](P31)对水的诗意想象和描摹使沈从文的诸多作品都荡漾和流 溢着水的光影,是水激发了沈从文的创作灵感,陶冶和培育了他的性格和想象。沈从文正是以 湘西“水”之子的眼睛观察生活中的一切,追寻和构想符合他的梦幻要求的理想人生模式。 正如作家自己所言: 水教会我粘合卑微人生的平凡故事,并作横海扬帆的美梦,刺激我对工作 “ 永远的渴望,以及超过普通个人功利得失,追求理想的热情洋溢” 。[2](P375)因此,水作为沈从 文笔下生动可感的文学景观,不仅是许多作品的背景,而且积淀为极具神韵的审美意象。对 “水”意象的解读,是我们开启作家隐秘心扉和理解作品的一把金钥匙。 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原型意味,所谓原型即是“一种典型的、反复出现的意象” 。[3] (P151)后人对意象的阐释各有不同,可谓是人言人殊。但质言之,意象包括意和象两个基本方 面,意指人的思想情感,象指具体的物象。 意象则是以具体的感性形态来表达人们的思想感情, 它是主体与客体的审美契合。 意象营构的目的在于审美者借助情感容量较大的具象词语来表 达无穷的情意。而审美者借助意象抒写主观情意时,对某一意象的选择则受到特定文化和审 美者心里因素的制约。依据这一理论,我们可以认为水意象在沈从文作品中反复出现就不是 作家兴之所至的偶然现象,而是作家深思熟虑有意为之的必然结果。那么我们需要追问的是: 究竟是什么样的文化和心里促使沈从文如此钟情于水? 1. 地域文化的熏陶。 地域文化对作家审美理想和创作个性具有重要的影响,其中尤以地理环境和文化习俗最为根 本。地理环境是指人生养其间的自然状况,它对人的精神气质养育具有根本的作用。沈从文 生活的湘西属于典型的南方绿水文化,是汤汤绿水培育了沈从文的人格和想象。沈从文的故 乡凤凰县位于湘西,是临近贵州、四川的一座小城,整座小城就在水的包围之中。这一特殊的 地理环境,使沈从文耳濡目染了水的各种特性,并产生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和驰骋想象的空 间。 “我的感情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给予我的影响实在不小。 我幼时较美丽的生活,大部分 都与水不能分离。我的学校可以说是在水边的,我认识美,学会思索,水对我有极大关系。 ” [2](P10)碧水荡漾着他的灵性,催生着他编织笔下的锦绣文章。而民俗文化作为构成文学生命 的内在因子,是内化在作家血脉之中的,从而制约着作家思维方式和审美选择。沈从文那种浪 漫的想象及多姿多彩的水文化形态,与楚文化的母体遗传有着内在的深刻渊源。湘西历来隶 属楚文化,楚文化是一种“充满着浪漫激情,保留着远古传统的南方神话———巫术的文化体 系” 。[4](P70)在楚文化中就有为水专门立神的水神崇拜习俗。这种水神崇拜习俗给楚人以集 体的心理熏陶,并在世代流传中积淀为一种深层的集体无意识,它是作家无法割舍的“文化遗 传”,制约和影响着作家的审美选择。正如扬义先生所指出的:“沈从文以水来参悟宇宙的秘

密,既与湘西山水相关,也浸染着南方农耕社会这种祭水神,祈丰收的风气” 。[5](P113)因此,可 以说湘西之水构筑了沈从文的基本生存背景,它就犹如植物生长所必需的养料,深深渗进沈从 文的血脉,为他提供了生命和灵感的滋养。丰厚的地域文化是孕育沈从文性格和灵魂的精神 母体。 2. 童年经历的砺练。 印象深刻的童年经验会给作家一生涂上特殊的基调和底色,从而对他日后的创作产生重要的 影响。现代精神分析认为:作家的童年生活对日后的创作心态会构成或隐或显的情意结,对创 “ 作之维起着恒久的支配作用,甚至沉淀化生为个人化的原型意象世界。美好快乐的童年经验 会对作家构成一种怀旧的情调,以抗衡浑浊的世俗世界”[6]幼时的沈从文曾经度过一段快乐 的时光。他厌倦书本却喜爱阅读“用人事写成的大书”,每当沈从文亲近河水时,他都感到自 己和整个大自然融为一体。大自然的鲜活和水的光影既丰富了他的生活,同时也激发了他的 想象。而此后辗转奔波的行伍生活,使沈从文亲眼目睹了沅水流域的许多“不易设想的痛苦 怕人生活” 。长年与水的亲密接触,使水和水边人的野蛮、雄强生存方式在沈从文的记忆中留 下了深深的印痕。20 岁后,沈从文只身来到北京,都市的生活没有给年轻的沈从文带来预想 的成功,却反而带给他太多的挫折和创伤。他的“乡下人”的固执同都市产生了无法弥合的 心理距离,尤其让他痛苦的是,他身边的都市人“全都是营养不足、睡眠不足、生殖不足” 。都 市的阉人和湘西的野蛮人之间形成强烈的心理反差。 岁月和现实的双重磨蚀并没有抹去这种 反差,相反却使这种反差变得更加触目。为了获得心理的平衡,沈从文把目光转向了给予他精 神滋养的故乡———湘西,他渴望从楚文化中汲取信念和力量,用楚人的雄强、野性作为激活 人的生命意志的良方,以获得抗衡都市的力量和重塑国民精神品格。因此,童年美好记忆的激 荡和外部世界的不断刺激,使梦幻般的湘西世界在沈从文的心理豁然开朗。湘西的梦幻既抚 慰了他疲惫的灵魂,同时也为他的灵魂提供了栖息之所。挥之不去的湘西梦幻,使沈从文的创 作成了他早年记忆的一次心灵回归。正如汪曾祺所说:沈从文“在一条长达千里的沅水上生 活了一辈子。二十岁以前生活在沅水边的土地上,二十岁以后生活在对这片土地的印象里” 。 [7](P1)这印象流溢和浸润着水的光彩。 二 上面我们探讨了沈从文钟情于水的文化和心理基础,但是意象在文学作品中的出现,不是作家 纯粹个人的行为,而是他在传统规约下对传统的发掘和利用。意象使用的根本目的在于:借助 它能传达出某种具有永恒性和普遍性的人类声音。正如弗莱指出:“在原型批评中,诗人意识 中的知识仅仅被视为他对其他诗人(渊源)的借用或模仿,也就是他对传统的自觉利用” 。[3] (P154)循着这一追根溯源批评原理的启示,我们要透彻地探析沈从文笔下的水意象,就必须把 它还原到中国文学传统中对水的原始想象经验中去。 因为 “把我们所遇到的意象扩展延伸到 文学的传统原型中去,这乃是我们所有阅读活动中无意识地发生的心理过程。 ”[3](P153-154) 那么我们要探问的是:沈从文究竟运用了水意象的那些传统资源来构筑他独特的艺术世界,从 而传达他的审美理念? 1.水与忧郁。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水作为原始意象的功能之一是孤独苦闷、忧郁愁苦的象 征。水的流逝性与生命的单向动态感之间具有对应关系,它的逝而不返性所触发的孤独忧郁 情怀是人类共有的心理经验。 孔子最早借水传达人的这种生命体验。 孔子的生命感伤情怀为 水意象定下了忧郁苦闷的基调,后世的文人大抵沿着这一基调进行生发,在某种程度上它体现 了民族深层的集体无意识。沈从文对人生的孤独有真切的体验,他说:“孤独一点,在你缺少一 切的时节,你就会发现‘原来还有个你自己’这是一句真话,我有我自己的生活和思想,可以说 皆从孤独得来的,我的教育也是从孤独中得来的,然而,这点孤独,与水不能分开。 [1](P29)个性 ” 忧郁、敏感的沈从文认识到生命的短促和无常,对水的感悟和生命孤独、无常的体验,使沈从 文接通了水的原始意象。 而水意象所蕴含的孤独苦闷、 忧郁愁苦象征功能和沈从文所追求的

“美丽总是使人愁”美学风格获得了内在的契合。因此,借助水意象沈从文得以自由地抒发 心中的孤独和忧郁。 《边城》是一曲孤独、忧郁的歌。它的故事发生在湘西名叫“茶峒”的小山城。城外有一 条小溪,溪水清澈见底、 汩汩流淌,摆渡老人和他的孙女翠翠就生活在这里。 “翠翠在风日里长 养着,把皮肤晒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 。她善良纯洁、活泼天真,和 爷爷过着“衣冠简朴古风存”的农乐生活。但水边的翠翠是孤独、忧郁的。当成熟中的翠翠 情窦初开懂得思慕异性时,翠翠陷入了命运弄人的无奈。 那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 “ 就回来” 。小说在田园诗般的美境中始终笼罩着挥之不去的孤独、忧郁情绪。作品中水和翠 翠相互映照契合,水性和人性达到“物我合一”的境界。 《三三》则以一泓溪水为心境,映照无 邪少女心中隐藏的忧郁。溪水边长大的三三过着悠然自足的生活,做着少女纯真的美梦。但 一个城市青年男子的闯入搅乱了三三宁静的内心,这个男子的病逝使她陷入了失去梦的惆 怅。 “三三站在溪边,眼望着一泓碧流,心里好象掉了什么东西,极力去记忆这失去的东西的名 称,却数不出” ,失去梦的三三只能借溪水排遣心中的寂寞和忧郁。 《丈夫》 、 《长河》 、 《黔小景》 等作品都抒写了水边人的孤独和忧郁情怀,可以说沈从文借助水意象,用诗意的笔触唱出了一 支永远忧郁的歌。 2.水与生命。水是生命的源泉。在远古人类的集体意识中,水具有孕育生命的神奇作用。 《山 海经·海外西经》中就讲到巫咸北的女子国女子入黄池浴,出即怀孕的事。 《梁书·东夷传》 中有女子入浴则妊娠的记载。水既然是孕育生命的必备自然物,那么可以推断水在远古人心 中的地位,某种程度上说水是生命的同义语。 “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诸生之宗室也”《管 。 子·水地》就从世界本原的高度肯定了水对万物所具有的意义。因此,水作为原始意象是生 命的象征。而沈从文对生命有着独特的理解和体验,并且生命是他构建艺术世界的重要支撑 点。沈从文说:“我是个对一切无信仰的人,却只信仰‘生命’。[8](P294)他想用文字“使生 ” 命之光,煜煜照人,如烛如金” [9](P265)对生命的崇仰使水的生命象征功能和沈从文最核心的 。 范畴———生命融通汇合,借助水沈从文得以直接观照生命。正如作家自述道:“水和我的生 命不可分,教育不可分,作品倾向不可分” [2](P374)沈从文借水观照生命有两个重要的叙述策 。 略。(1)借水考验人的生命意志,弘扬人强悍的生命强力。因为水那神秘的自然莽力,是人的生 命强悍的直接证明。沈从文在水世界的宏大背景下,塑造笔下的人物,迸发出蓬勃的生命力。 《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八》在惊心眩目的急流险滩中,让人感受到水手体内奔涌的生命活力。 “我”身边的掌舵水手,“一个老头,牙齿已脱,白须满腮,却如古罗马战士那么健壮”,“人快 到八十了,对于生存那么努力执着”《辰河上的水手》讲述了命里派定划船的三个水手的故 。 事,展示了他们的生命豪气。掌舵水手为了托起搁入石罅里的船,在寒冷刺骨的天气里卸下裤 子向水中跳去。 “天上纵落刀子也得做事” ,这既是他们的生活准则,也是他们生命充满豪气的 宣言。在激流险滩中永远搏击的精神,显示了湘西人雄强的生命意志。(2)写水边人充满野性 的性爱,呼唤人的原始生命强力。性是生命的原初形态,是生命的直接动力,因而沈从文有意识 的将性作为生命力的象征来进行讴歌,以突显人“野蛮”“雄强”的生命之美。这在沈从文 、 笔下的水手、妓女身上得到最充分的体现,他们都是活生生的自然之子,有着健壮的体格和弥 满的精力。 《白河流域几个码头》中的水手多强壮、勇敢,“下水时如一尾鱼,上船接近女人时 象一只小公猪”《柏子》中的柏子被妇人称为“一只公牛”永远不知疲倦。 。 《雨后》中的四 狗身体强壮如豹子,充满了旺盛的生命力。而《厨子》中的妓女则“全身壮实如母马,精力弥 满如公猪,平常时节不知忧愁,放荡时节不知羞耻” 。这些“野蛮”的自然之子,在炽热情欲的 激荡下,演绎着人所具有的原始粗犷生命。可以说在沈从文笔下,贯穿着一个与“水”相结合、 相映衬的整体形象群———水手和妓女,他们是从“水”的身影中走出来的理想人物,身上散 发着“野蛮”“雄强”的气息,这种气息正缘于他们与水不可分割的血脉联系。在水与生命 、 的交融中,沈从文传达了对生命的执著追求。 “我崇拜朝气,欢喜自由,赞美胆量大的,精力强

的” 、(《篱下集·题记》)“人应该活得象个生物” 。(《烛虚》)这正是沈从文的生命告白,它 体现了作家欲借原始的生命活力医治国人病态灵魂,从而重造民族精神的良苦用心。 3.水与自然。楚文化深受道家思想的浸染。道家创始人老子就十分推崇水,“上善若水,水善 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之所恶,故几于道”,(《老子·八章》)而“道法自然” 。在老子看来,水最 能体现道的精神内核。道家的尚水思想对后世文人心理产生了重要影响,历史上有许多文人 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借水意象来传达对自然的崇尚和追求成了许多文人的自觉选择。 沈从 文虽未系统阅读道家典籍,但他从小钟情于水且谙熟水性, 我的感情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 “ 给予我的影响实在不小” 在对水的谙熟和体悟中沈从文接通了道家智慧,从而在人生观和审 。 美趣味上与道家的崇尚自然达成了心灵契合。 因而沈从文信奉一种未受现代文明玷污的自然 人性理想,他欲借创作呈现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 。[9](P45) 尤其是他笔下的水世界鲜明地体现了这一自然人性理想的追求。 沈从文以摇曳多姿的诗意笔触展现了对自然人性的追求,这种诗意追求突出表现在两个重要 方面。(1)人与自然契合为一的诗意展现。沈从文神往家乡的钟灵山水,在他眼中“满眼是诗, 一种纯粹的诗” ,因此,故乡的山光水色不是无情物,而是具有与人相通的灵性和情感,它是生命 存在的另一种形式。 《边城》中写道:“若溯流而上,则三丈五丈的深潭清澈见底,深潭中为 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的石子,有花纹的码瑙石子,全看得明白,水中游鱼来去,皆浮在空气里” 。 把人送进诗情画意的大自然,使人与自然相互映照,交织成浑然一体的写意画。 《三三》 中则描 述道: 在雨里打灯笼走夜路,三三不能常得到这机会,却常常梦到一个人那么拿着小小红纸灯 “ 笼,在溪边走着,好象只有鱼儿知道这回事” 。自然景物感应着人的心境,在梦一般的景致中,自 然与人的精气神达到了融洽无间的境界。 因此沈从文把人物看成是自然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来抒写,使人与自然融为一体且富有灵性的神韵。(2)对水边女儿的倾心塑造。沈从文把自然 人性理想集中凝聚在一群水样灵动的乡下少女身上,这些少女大都生活在清波碧水边,碧水陶 冶了她们的性情和品格,使她们身上带着水样的灵动和纯真。作家着力渲染了她们身上未被 现代文明玷污的至“朴”至“真”童心。 《边城》中的翠翠,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 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和山头黄鹿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 。翠翠的童贞 之态跃然纸上。 《三三》中的三三“吹着芦管,养鸡养鸭,做着大鱼跃出水面吃鸭子的 梦” 。当母亲叫三三回家时,“三三一面走回来,一面就自己轻轻的说:‘三三不回来了’!”真 是憨态可拘。 《长河》中的夭夭“那样纯真那样俏,心地柔美得象春蚕,一碰就破” 。沈从文笔 下的这些乡村女性纯静脱俗、一尘不染,鲜明地体现了作家“返朴归真”的自然人性追求。 三 作为现代文学史上风格独异的作家,沈从文充分显示了自己的文学才华和创新能力。他不仅 深入挖掘了“水”意象的传统资源,而且对之进行了匠心独具的个人创造。在“水”意象的 建构中,沈从文巧妙地融进了自己的艺术观和人生理想,从而使他的小说具有了诗意的抒情氛 围和乌托邦色彩。 1.“水”意象的营造赋予了作品强烈的抒情氛围。沈从文在艺术观上推崇感觉,他主张创 作应该用整个“心灵的眼睛”在感觉中去体验世界。沈从文说:“创作不是描写‘眼’见的 状态,而是当前‘一切官能感觉的回忆’”[9] 。 (P11)对感觉的推崇使沈从文练就了一双敏感而富有诗意的心灵之眼。在这双心灵之眼的观 照下,记忆中的湘西世界便呈现出亦真亦幻的梦幻般色彩。沈从文痴迷于这个梦幻般的世界, 并在湘西的山石溪流间自由地驰骋着自己的想象,追求着远离浊世的梦中田园。对田园之梦 的追求使沈从文的诸多作品都弥漫着浓郁的牧歌情调。为了营造这种牧歌情调,沈从文把山 石与水作为构筑诗情画意的二大元素,如杨义先生指出的: 构成沈从文小说抒情风采的,是山 “ 石与水。 ”[5](P112)如果说沈从文选择山石是为了构筑希腊神庙供奉理想人性的话,那么选择 水则是为了构筑乡土人生的诗的意象。 在水的流光溢彩中,生发着作家别具韵味的抒情韵致。

《鸭窠围的夜》是这样营造抒情氛围的:“黑夜占领了全个河面时,还可以看到木筏上的火光, 吊脚楼窗口的灯光,以及上岸下船在河岸大石间飘忽动人的火炬红光。 黑夜中泛着粼波的河 ” 水、木筏上的火光、吊脚楼窗口的灯光、以及大石间飘忽动人的火炬红光交相辉映,在诗一 般的美境中不时传出吊脚楼上的小曲声、 笑嚷声和楼下小羊的柔和叫声。 在人与自然的合一 中融入了简朴的生活情致,字里行间流淌着梦幻般的抒情氛围。 《边城》 而 中这样写道: ?? “ 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 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一只黄狗。 ”这里作家编织的是一个单纯而 有浓厚牧歌情调的梦。作品中水性与人性契合为一,在水光潋滟中,抒发着少女纯真而寂寞的 生命感,是一首古老纯朴的诗。如刘西渭所说:“ 《边城》便是这 样一部 Idyllic (田园诗)杰作。 ”[10](P58)可以说沈从文笔下的水不仅浸润着人的灵魂,而且 作为一个意象氤氲着浓厚的抒情情调,这个情调的主旋律是忧郁。因此,“水”意象就充当了 抽象抒情的载体,它作为一种情绪的集结,必然会超越其表层意义而具有更丰富、 深远的意味。 而“水”意象中吟出的绵绵无尽的忧郁情绪,不仅是沈从文个人的,而且是整个时代的。 2.“水”意象展现了作者乌托邦式的人生理想。沈从文始终关注着人的健全发展,不懈地 探求着民族自强的出路,期望在人间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天国,最后重建失落的精神家园。他 说:“我还得在‘神’之解体的时代,重新给神作一种赞颂。在充满古典庄严与雅致的诗歌失 去光辉和意义时,来谨谨慎慎写最后一首抒情诗。 ”[8](P294)对神性的赞美使沈从文欲通过湘 西小说来构筑一个想象的桃源世界,建造这个世界的根本目的在于生命重造,即用文字将生命 形式保留下来以求得“生命永生” 。因此,这个桃源梦是基于培养理想人性和再造生命的。而 沈从文通过对“水”意象的发掘和理解,从中找到了极富诗意的艺术传达方式。在水与人的 交相辉映中,构筑了一个理想的人生世界。沈从文以极大的热情张扬了水边人朴野未琢的人 性。 这里有老船夫的宽厚大度,有船总的慷慨大方,有天保的宽厚仁义,就是处于下层的水手和 妓女他们也质朴率真。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沈从文以饱含深情的笔触塑造了生养在水边的清 纯女性,她们是作家对美好人性的由衷向往和礼赞。天真纯洁的三三、秀美而略带野性的夭 夭、痴情温顺的翠翠。她们如一泓碧流,清澈透亮,是至善至美的化身。充分体现了沈从文对 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的追求。另外,沈从文在“水”意象中寄予了 对理想的生命形式的渴求。他不遗余力地刻画了一批以水为家的下层水手,他们的生命伟力 在与激流险滩的搏击中得到肯定和凸显。而水边人充满野性的性爱,则是他们野蛮、雄强生 命力的激情显现。对生命力的崇尚和呼唤,是沈从文对积贫积弱的民族现状的反思,他希望借 助文字的力量,在民族母体里注入一种蛮力,以求民族自新、自强之路。要深入地解读沈从文 笔下“水”意象的生命象征意蕴,就必须联系他笔下的另一个意象,即“都市”意 象。 “都市”意象承载的是沈从文对现代文明的反思,在他看来都市人萎靡而没有生命力。在 这两个意象中,沈从文尽情地呈现了他所观察到的不同生命形态。在这两个判然有别的世界 里,水边的世界是一个原始而自然、 健全而充盈的生命世界,相反,都市的那个世界却是一个病 态而异化、委顿而空虚的生命世界。显然,水边的人、事在沈从文生命意识的烛照下而显出 乌托邦式的独特魅力。因此,“水”意象的精心营造,就是沈从文对现代文明深刻反思后作出 的诗意回答。这样,作家就赋予了“水”意象更加深广的象征意蕴。 “水”意象作为理想人性 和生命的高度集结,是沈从文对人类生存意义的抽象表达。沈从文精心建构的水意象,在中国 现代文学史上是独异的。它不仅开拓了现代文学描写的领域,而且诗意地展示了作家理想的 生命形式和人生追求。这是“沈从文的乡土抒情诗,他以超然尘俗之外的审美心境,于边地的 山石溪流之间寻觅着自然人生的诗的种子” 。[5](P115) [参考文献] [1]沈从文选集:第 5 卷[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 1983. [2]沈从文散文选[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

[3] [加]弗莱.作为原型的象征[A].叶舒宪.神话———原型批评[C].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 社,1987. [4]李泽厚十年集:第 1 卷[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 1994. [5]扬义.京派海派纵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3. [6]阮忆.艾青诗歌的生命意象[J].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 1992, (3): 19-23. [7]金介甫.沈从文传[M].北京:三联书店, 1990. [8]沈从文文集:第 10 卷[M].广州:花城出版社,1983. [9]沈从文文集:第 11 卷[M].广州:花城出版社,1983. [10]刘西渭.咀华集[M ].广州:花城出版社,1984. On“W ater”Image Under Shen Congwen sW riting LUOWei-wen (Department ofChinese, JimeiUniversity, Xiamen 361021, China) Abstract:ShenCongwen deliberately established amysterious“water”imagewhichwas a golden key to opening the writer s hidden heart and understanding the works. His fascination with water came from the particular culture and psychology. Water has archetypical meaning in Chinese culture. Shen Congwen borrowed orthodox resources of“water”image to establish his artistic world and express his aesthetic idea from three aspects, whichwerewater and gloom, water and life, water and nature. When he unearthed and used the orthodox resources of“water”image, Shen Congwen extended its implication and made it have profusely lyric style and utopian emotion. It revealed his extraordinary ability of literary creation. Key words:Shen Congwen;“water”image; archetype (责任编辑 林 芗)


推荐相关:

论沈从文笔下的”意... 6页 1下载券 论意象在沈从文小说... 13页...沈从文常将人事的哀乐置于边加以描绘,,不仅 仅是沈从文小说创作的背景,而且...


从沈从文作品中水的意象看其道家思想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对故乡之深情的讴歌,构 成了沈从文笔下湘西世界...所以这里的各色人等,不论水手,船夫 还是妓女, 土匪...


期 [摘要]善于感性具体地把握外部世界和内在情绪的沈从文,其作品中存在大量的自然景物 的描写,如、野花、山洞、橘树等,本文即探讨这些自然景物在文中的意象意味...


12 广州大学毕业论文(设计) 从审美角度探究沈从文笔下水的意象 1.前言 沈从文以...试论沈从文小说中的水与女性[J] .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04(10)第 33 卷 [13...


论沈从文笔下的意象 6页 1财富值如要投诉违规内容,请到百度文库投诉中心;如要提出功能问题或意见建议,请点击此处进行反馈。 ...


论沈从文笔下的”意... 6页 1下载券 论意象在沈从文小说... 13页...·2009 从水意象看沈从文的审美追求 郑丹青(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广西桂林 541004...


如花世界——浅析沈从文散文中“的意象_专业资料...探究沈从文笔下特别是散文中“”的特性和表现,是...1995. 375。 [8]任美衡.论沈从文湘西作品中的河[...


专​业​论​文《边城》中“的意象解读 河南省商丘职业技术学院经贸系...翠翠是沈从文一直追求却又始终无法接近的美好理想化身。 翠翠在作者笔下完全是一...


山水相依,构成了沈从文笔下湘西 世界色彩斑澜的生命...如般的外表形象之外, 沈从文也对水意象进行了多...无 论从沈从文个性品质,还是从作品,我们都会发现...


一、黄狗 1 黄狗在《边城》中多次出现,它在沈从文的笔下,已经不仅仅 是作为...论《边城》中的性意象 暂无评价 5页 ¥2.00 《边城》中“的意象......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3986 3986.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