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6.net
小网站 大容量 大智慧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胡军知识论作业


《知识论》作业

10323015

朱艳

从金岳霖对语言的论述看他的“意念” 一
金岳霖的知识论是以“论道”的形而上学为前提和基础的,其根本目的是承认本然世 界的存在,从而求得对本然世界的认识,其中,包括实在论的共相及其关联。但在方法上, 他运用了逻辑经验主义的分析方法,从经验开始,而经验内容就是“所与”。认识从感觉经 验开始而达到客观的理性化认识, 既要靠“正觉” (即正确的感觉) , 又要靠意念对“所与” 的接受与安排, 其中包括抽象的思辨。 “有知识就是有真命题”, 真命题是表达事实的方式, 而事实是“所与和意念的混合物”,是与客观的本然世界对应的。

金岳霖的意念得自所与又收容所与, 是先念性与后念性并存的矛盾体。 在形成知识的对 象——事实的过程中,意念是先念的,它接受所与形成事实,从而才能进一步讨论知识如何 由来, 命题怎样与事实符合的问题, 命题和事实符合就是真, 因此知识的问题就是真的问题。 那么意念的重要性可想而知。金的知识论体系的构成离不开意念,没有意念去接受所与,即 把知识的材料转化为知识的对象,就不可能形成知识。在金岳霖那,意念是什么?意念怎么 得来的?意念又如何关系到语言呢?

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首先要谈及为何以及如何收容与应付“所与” 。 “所与”是知识 形成的唯一材料,但是“所与”是特殊的,是不能言说的,它不能被保存与传达,所以所与 要靠东西收容或保留。但特殊的所与是不能被收容、被保留的,那么所收容的是什么,怎么 样收容?金岳霖的《知识论》第四章专门谈到这些问题。什么是收容?金岳霖指岀: “收容 是把一时官能之所得保留起来” ,但是这种保留只能是“间接地” ,因为“从种种方面着想, 一时一地官能之所得,严格地说,是不能保留的,如果所谓保留是要原来的呈现重复地现于 另一时候另一地方” 。1

收容的是什么?金岳霖接下来就回答了。所谓收容和保留是指保留类似原来所与的所 与, 或类似原来所与或呈现的图案或意象。 这种类似的所与或图案已具有某种程度的抽象成 分或一般成分, 所以它能为我们所收容。 收容的任务是从特殊的 “所与” 中得到类似特殊的、 类似具体的东西,并进而得到完全抽象的、普遍的意念。可见收容、保留有两个过程,即从
1

金岳霖:《知识论》p187,商务印书馆。 1

《知识论》作业

10323015

朱艳

特殊“所与”到类似具体、类似特殊的意象,再到意念的两个过程。可见意念是收容与保留 的最终目的, 意念是什么?在这里也有了答案, 而意念在金岳霖知识论体系中的作用举足轻 重, 因此怎样收容与保留对金岳霖的知识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他在第四章的第二节至最后 的第八节详细讨论了收容与应付的工具,这些工具包括习惯、记忆、想象、归纳、语言和抽 象等。其中他认为抽象最重要。它们互相独立,又互相结合。本文只试试谈金岳霖是怎样论 述语言的,语言的抽象作用及语言在金岳霖意念的形成过程中实际扮演的角色。 (仅就金岳 霖本身的体系说,而没有关照给他巨大影响的休谟、罗素、新实在论者等。)


语言是思维的工具、是思想的产物。高度发展的思维,例如哲学思维是离不开语言的。 语言是表达思想的工具。只有人类才有语言,可以说人类本身是语言造就的。他认为哲学是 “概念(语言)游戏”。

在第四章言及收容与应付的工具时, 语言作为工具的一种被首先提及, 此时他注重的是 语言的交通性,其目的是收容所与,形成意念。

在这里,我们只把语言视为收容和应付所与底工具。
2

语言底用处不专在抽象。

谈语言的交通性,金岳霖这里所谓的语言是宽意的语言,包括鸡的各种不同的叫声。 他认为语言是交通底工具,然而交通是有困难的,特别是境界的传达,尽管如此,交通还是 可以办到的。在这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语言与所与的关系,并指岀:

有些人喜欢把官觉底呈现视为主观的,把语言视为客观的,维也纳学派的人似乎有此 主张。本书认为这办法不行。本段要重行表示这办法是根本冲突的。本节虽只把语言视为收 容与应付所与的工具,然而仍要保障这工具底靠得住。如果语言本身靠不住,它就不能成为 收容与应付所与的工具。
3

2 3

分别见金岳霖: 《知识论》p220、p221,商务印书馆。 同上,P223。 2

《知识论》作业

10323015

朱艳

首先语言文字也是官觉底所与:字首先是 1、符号 2、图案 3、视觉上的呈现或所与。 从官觉说第三点重要。字之为字的要靠我们承认有客观的所与。没有客观的所与,则语言不 可能,语言的交通也不可能。语言只有有了交通性,才能充当收容与应付所与底工具。金岳 霖还指岀, 语言能使经验推广到耳闻目见范围之外, 有语言才有一官觉社会的共同的经验藏 储,而有此共同的藏储之后,收容与应付将来的所与的能力就更大。

要谈语言的抽象作用,这里就有必要先提一下意念,意念是从具体的东西中抽象出来 的,而又独立于任何具体的东西,意念本身是抽象的。金主张外在关系说 ,而且是彻底的 经验论者,而意念其实也就是他实现跨越认识上这条鸿沟,得到知识过程中的必要的基石。 意念或概念的形成是西方哲学史一直讨论的哲学中心问题之一。 经验论、 唯理论是典型的代 表。 如何实现从具体事物到完全抽象的意念这一跳?意念或概念是如何形成的, 经验论者和 和唯理论者给出了两种截然相反的答案,但都具有片面性这个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金显然 赞同经验论,他受休谟的启发非常大,然而他发现休谟的问题。他说到:
5 4

中坚问题就在他底“idea”。我记得我曾把他底“idea”译成“意象”,而不把它译 成“意念”或“意思”,他底“idea”是比较模糊的印象,可是无论它如何模糊,它总逃不 出意象……休谟是人,他写书,他当然有意念,也善于运用意念。可是,他底哲学只让他承 认意象不让他承认意念;意象是具体的,意念是抽象的;他既不承认意念,在理论上他不能 有抽象的思想,不承认抽象的思想,哲学问题是无法谈得通的,因果论当然不是例外。
6

4

“内在关系说”(theory of internal relation)的提出者是布拉德雷(F.H.Bradley,1846—1924),

“外在关系说”(theory of external relation)的提出者是罗素(B.Rus-sell,1872—1970),他们 都是英国哲学家,前者是自立的,后者是为反对前者而提出来的。金岳霖不仅否定知识关系是内在关系, 而且根本否定“内在关系”的存在。金岳霖完全地、毫无保留地接受了罗素“一切关系都是外在关系”的 主张,可以说是一种极端的“外在论”。 “外在关系说”主张关系不改变关系者的性质和面貌,进入关系 的关系者与未进入关系前保持同一。 虽有被知与未被知的关系不同, 但没有性质上的分别。 进入知识的“外 物”就是本来的外物,我所知道的“外物”的样子,就是外物本身本来的样子。唯其如此,我们才能认识 “外物”。 金岳霖似乎没有证明知识关系为什么只能是“外在关系”,而不能是“内在关系”。关于前一 方面,他仅仅停留在“官能活动不必有外在关系”“但是有外在关系”、“假如它是外在的”等等一类模 棱两可的说法上。关于后一方面,他认为“如果我们坚持内在关系论,我们所知道的决不是事物底本来面 目。??如此说来,如果我们坚持内在关系论,知识根本就不可能”。

5 6

详细讨论见胡军:《道与真》p233-248,人民出版社。 金岳霖:《论道》商务印书馆 1987 年 8 月版。 3

《知识论》作业

10323015

朱艳

金岳霖看到了休谟的问题是巧妙地将抽象概念、想象和经验结合在一起,从而否认了 “idea”的抽象性质,他将休谟的意象变成意念,这是有本质区别的。他进一步将“思想” 这一概念解析为“思议”和“想象”这两个成分。想象的内容是意象,而意象是类似具体、 类似特殊,其对象是具体的、特殊的东西;而“思议”的内容是意念或概念、意思或命题, 其对象是共相。抽象的要高于具体的。意象世界知识是形而下的世界,滞留在这样的世界, 便不可能、也不需要哲学。只有从具体的意象升华进入抽象的意念世界,才可以说最终进入 了形而上的哲学境界。他说:

反对抽象的意念本身没甚么要紧,可是,如果我们意识到,在此情形下没有知识底可 能,没有科学底可能,也没有哲学底可能,否认抽象意念的哲学,就说不通了。
7

所以金认为自己解决了休谟在因果、归纳方面的问题。然而,他真的解决了休谟的问题 了吗?回答是否定的,也就是说金岳霖并没有解决如何从具体事物到完全抽象的意念这一 跳;语言对人类来说仅仅是表达思想或情感的工具吗?答案仍是否定的,在第八节,讨论抽 象这一工具时,金岳霖看到了语言的抽象作用。

引用语言也引用抽象成分:语言总算是日常生活的工具,可是即日常生活中的语言也 有抽象成分在内。……我们很容易表示: 假如没有抽象成分, 该字就不成其为字。 即以“字” 字为例。头一点我们也许会想到它是类型的或类似类型的。我们可以写上二十个“字”,故 意写上大的小的歪的正的,以扩大特殊的具体的字底分别。可是,这些字分别虽大,然而我 们会说这些都是“字”字。虽然从一方面说,有二十个字,然而从另一方面说,只有一个字, 而此一个字就是“字”字。这只有一个字底“字”字是类型的,或类似类型的。是类型的也 就是抽象的, 但是除此之外, 尚有另一抽象成分。 二十同样的圆形有类型, 然而不必有意义。 字是有意义的,字底意义是意念。意念当然是抽象的。每一个字都有这两层抽象的成分。也 许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引用语言,习惯成自然,不觉得语言中有抽象成分,然而它实在有抽象 的成分………
8

7

金岳霖:《知识论》p334-335,商务印书馆。 同上, p234。

8

4

《知识论》作业

10323015

朱艳

金岳霖指岀有两种抽象成分, 一种就是他上面说过的语言或字指向共同的客观所与, 并 将之抽象出来, 另一种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习以为常从而忽略的语言中的抽象作用。 语言 的这一特殊作用就是它能从根本上改变语言所指涉的对象的性质, 使它消除特殊性而具有普 遍的规定性。在语言领域中,想利用语言文字来达到真正特殊的经验个体是不可能的,除非 在语境中附加一些相关的经验性条件。 而要解决休谟以来的认识论问题困难在于要了解概念 是如何形成的, 我们只能求助于概念, 正如我们要问经验之外是什么必须去问经验本身一样。 这像人永远有个“自我中心”的困境一样。然而语言在此似乎可以作一种尝试,金本人也看 到了语言的特殊作用。他再次谈语言的时候,是专辟第十五章讨论语言的。

金岳霖思想的形成有个从新黑格尔主义到分析哲学的转变过程, 他的思想慢慢地与 T.H. 格林分家,而受休谟、罗素、摩尔等人的影响。摩尔形成其思想训练的基础是语言学, 对 日常语言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研究,无论从研究知识论问题上还是从《知识论》的写作上说, 金岳霖都受了他的重要影响。 而第十五章对语言的讨论可说是其体现。 本章的讨论首先从构 成语言句子的基本成分“字”说起,金岳霖的立场是从知识论的角度去讨论“字”,而不是 语言学家的角度。他将字之为字的条件归纳为四点:一、字必要是官觉的呈现,并且要是客 观的所与;二、字必要是样型与凭借;三、字必要有意念上的意义。四、它是语言文字中的 份子。这四点都是非常必要的,但金岳霖更强调第一点。

字也是样式,字也是客观所与。我们特别注重字是样式,也就是注重它同时是官觉中 的所与。 ???.假如没有客观的所与,不但我们对所与底行动上的反应不能客观,就是语 言文字上的反应也不能客观,而语言文字根本不可能。
9

字底最低限度的必要条件:字本身是官觉中的呈现。正是这样,语言才能成为表达意 念的工具。
10

除研究语言文字学或研究书法的人外,字是工具。它是在思想中表示意念的工具。

对语言文字的讨论,金岳霖明确表示他的关注点不在语言文字本身,而在语言文字的 工具性。在第四小节讨论翻译的问题中,他根据意象和意念的区分,将翻译分为两种,一种 是译意,另一种是译味。这里所谓的译味,是把句子所有的各种情感上的意味,用不同的语
9 10

同上,p789。 同上,p792。 5

《知识论》作业

10323015

朱艳

言文字表示出来, 而所谓译意,就是把字句底意念上的意义, 用不同种的语言文字表示出来。 两相比较, 意译容易一些。 但无论是意译还是意味, 都必须根据正觉的所与这一必要的条件, 因为

两不同语言文字中的字底相等,最初总不是由语言文字中看出来的,而是他们同样地 指示某种官觉呈现。 由此我们又可以感觉到有客观的官觉呈现这一假设底重要。 无此假设我 们在理论上不能承认,引用不同语言文字的人,有懂得彼此底语言文字底可能,既然如此, 翻译底必要条件也有此假设。虽然此假设满足之后翻译不一定成功,而无此假设,在理论上 翻译是不可能的。11

而在接下来的第五节讨论思想与语言中,金岳霖首先表明所要关心的问题是意念,概 念,意思,命题是否独立于某种日常生活中引用的语言文字(另外的工具是符号)。然后分 别讨论了想象与语言文字,思议与语言文字,命题与语言文字的关系。在这些讨论中,金岳 霖强调语言是公共意味表达之必需, 也即语言的交通性是必要的。 对想象与语言文字的关系, 他认为假如我们不从历史背景风俗习惯??等等着想, 单从语言文字着想, 我们可以说某种 语言文字支配想象,因为它支配意象底意味,而意象底意味和意象总是相干的。而思议和语 言的关系与想象和语言的关系不一样, 想象也许受某种语言文字的支配, 思议就结构说不受 某种语言文字底支配;思议也许不能离开语言文字,而可以离开某种具体语言文字。关于命 题与语言文字的关系,金岳霖说命题是思议底内容并且是属于思议底结构或图案的,因此, 当然是独立于某种语言文字的。然而就思议底历程与寄托说,命题不独立于语言文字;就思 议底图案或结构说,命题虽独立于语言文字,然而不独立于表示工具;命题虽不必一定要用 某种语言文字表示, 然而总得要有一种语言文字或一种表示工具去表示。 关于语言的专门讨 论以命题与语言文字的关系终结,但只有对语言作详细讨论,才能接下来讨论命题、证实和 证明(第十六章)。综观这一章节,金岳霖从知识论角度谈语言还是不够深入的,他所强调 的只是语言的工具性,也即他所说的交通性,然而语言为什么能够交通,那是因为语言指涉 而且必须指涉共同的客观所与,这样反过来他又证明自己的客观所与假设的必要性。



11

同上。P812。 6

《知识论》作业

10323015

朱艳

金岳霖在解决如何收容与保留特殊的所与而形成抽象的意念时,把语言作为收容所与 的工具,但他强调语言的交通性,特别是在第十五章,他也看到了语言具有抽象作用,但却 不把注意力放在这一作用上, 可以说金岳霖对语言的抽象性分析不够, 他根本没回答如何实 现从特殊的所与到抽象的意念这一跳, 为什么会这样?可能的一个解释也许是他强烈地想要 达到意念的目的,反而局限了他的思维,令他只看到抽象这一工具对形成意念的作用,金岳 霖说意念本身就是抽象的; 另一可能是即使他注意到语言的抽象作用, 但因为他的知识论的 基点是他的客观“所与”的假设,如果“所与”的存在不能得到肯定,那么他的整个知识论 大厦都是不稳固的; 而语言的交通性及现实能交通恰好证明有共同的客观共相存在, 金岳霖 认为这就是他所说的“所与”。从而,也就证明了被他事先改造了的知识材料“所与”的存 在。因此,他放弃了从语言的抽象性去探索意念形成的这一道路。

金岳霖认为语言具有交通性,交通何以可能?是因为语言文字是官觉的呈现,是客观的 所与,并由语言能够交通来证明“所与”必须存在,而且必定存在。我们说,语言确有交通, 性, 之所以能交通就是因为语言指涉共同的客观实在, 但是这种客观实在不就是金岳霖所说 的“所与”,因为他的“所与”是否是客观实在还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即使象金岳霖说的, 语言能交通,证明了“所与”这一假设的必要,但必要性不能等同于客观性,也就是说“所 与”必要,不能证明它必然存在。

语言的抽象作用是靠命题等体现出来的, 而事实是意念接受所与形成的, 意念又是得自 所与的,即意念同具先念性和后念性,其本身就是个矛盾体,那么,事实概念当然也是充满 问题的。而语言表达命题,命题关联事实,事实又来自意念,金岳霖说命题与事实相符或一 致,或融洽等才能叫真,才能形成知识。那么,我们可以看出他的真理理论构造也是充满重 重困难的。从“所与”到“意念”到“事实”再经过归纳到“真”,然后到知识,其实每一 环节都有问题,从语言这个角度看,他对语言的讨论问题不但浅显而且片面 ,我想这也正 反应了他的体系破绽之处。
12

12

参见胡军:《道与真》p249-252,人民出版社。 7


推荐相关:

胡军: 《知识论引论》 ,哈尔滨:黑龙江教育出版社, 2009 年版,第 1 页。 1 一、知识的规定洛克的知识论主要体现在他的《人类理解论》一书中。可以说,前三卷...


57 腾讯公益胡军 吴增定我要评论(0) 字号:T|T 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1915 年...出版专著有:《金 岳霖》、 《知识论引论》、 《道与真》、 《分析哲学在...


知识论 波兰尼《个体知识》 胡军知识论》 伯格、卢可曼《现实的社会构建》 赵万里《科学的社会建构》 徐长福《理论思维与工程思维》 野中郁次郎《知识创造的螺旋...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3986 3986.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