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6.net
小网站 大容量 大智慧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沈从文与水崇拜


此文刊载于《理论月刊》2010 年第 1 期 沈从文与水崇拜 胡 斌 摘 要:水崇拜是中国民间的一种自然宗教,在沈从文的故乡湘西楚地尤其盛行。沈从文及 其文学世界无不镂刻着湘西水崇拜的文化痕迹。 沈从文的性格与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体 现出水的特质,渗透出水崇拜的文化气息。沈从文的创作大多以水为背景,讲述发生在水边 的故事,并且形成了一个以水为中心的水崇拜文化系统。云、雨、风、虹等水的衍化意象, 鱼、 船、 碾坊、 吊脚楼等水的周边意象, 以及祈雨等民俗意象也参与了这一文化系统的构建。 关键词:沈从文,沈从文小说,水崇拜,祈雨 中图分类号:I206.6 文献标识码:A 在《我的写作与水的关系》一文中,沈从文一再强调自己的“文学事业”的基础并不是 建筑在一本或一堆“合用的书”上,而只是建筑在“水”上。沈从文是一位将水溶进自己生 命的作家,水既是沈从文文人性格的写照,也是他作品的精魂。 水乃万物之源,是人类生活 可或缺的元素。水更是农业生产的命脉,适度的水是农作 物生长的必要前提, 而水的匮乏或泛滥均会妨害农作物的生长, 甚至会完全夺去人类赖以生 存的物质资料。水会带给人类祸福,导致了人们对水的依赖与崇拜。水崇拜是一种植根于农 业社会生活中的自然宗教。湘西古属荆楚之地,尽管地理环境十分封闭,但水系却较发达, 著名的沅水与澧水是当地与外部世界交通的要道。沅水上游及其支流——酉、巫、武、辰、 沅,便是常见史籍的“五溪” ,它们向四处延伸,使整个湘西地区被于一片水乡泽国之中。 这里主要居住着以苗族为主的少数民族,受“万物有灵”古老观念的影响,水崇拜现象极其 普遍。潇湘二妃是当地两位流传千古的水神,屈原的《湘君》《湘夫人》曾以浪漫的想象描 、 绘了她们凄婉哀绝的动人形象。 在这种浓郁的水崇拜文化的浸淫下, 水深深地透进沈从文的 血液,滋养着他的思想和灵魂。作为“五溪”之子的沈从文,其生命离不开水,其创作更是 离不开水,他和他的文学世界无不镂刻着湘西水崇拜的文化痕迹。 一、沈从文性格中的水崇拜 黄永玉曾这样描述沈从文: “老子曰: ‘上善若水’ ,他就像水那样平常,永远向下,向 人民流动,滋善生灵,长年累月生发出水磨石穿的力量。 ”[1]这是对沈从文性格的由衷赞叹 和评价。沈从文自己也曾多次谈到,他的生命人格和水不可分。对于水的性格,沈从文作了 如下的分析: “水的德性为兼容并包,柔弱中有强韧,从表面看,极容易范围,其实则无坚 不摧。 ”[2] 12 卷 218 自小在“五溪”之地长大的沈从文,有着水一般的性格,儒弱中带有 坚强,阴柔中不乏刚劲。 湘西特殊的地理环境对沈从文亲水、 尚水性格的形成极为关键。 湘西是一个多水的地区, 长达数千里的沅水与家乡凤凰美丽的沱江, 给沈从文提供了驰骋想象的空间, 使他对水产生 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 “我感情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给予我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幼小 时较美丽的生活,大部分都与水不能分离。我的学校可以说是在水边的。我认识美,学会思 索,水对我有极大的关系。 ”[2]13 卷 252 湘西的水,犹如植物生长所必须的养料,深深地流 进沈从文的血脉,滋润和培育着他的性格。 心理学认为: “家庭对一个人的性格形成和发展具有重要和深远的影响。 ”[3]在《从文 自传?我的家庭》中,作家曾说: “我的气度得于父亲影响的较少,得于妈妈的也较多。 ”父 亲沈宗嗣长期漂流在外, 沈从文的童年是在母亲和姊妹的女性氛围中度过的。 沈从文如水的 性格,显然受到了家庭环境的影响,带有女性阴柔的特征。然而军人世家的出身,又在沈从 文的血液中添加了刚毅的成份,使他的性格明显带有水的刚柔二重性。 父亲的缺席,母亲的仁慈,使沈从文的童年缺乏严厉的管教,让他有很多机会去阅读社 会“那一本大书” 。课堂并未束缚住沈从文的自然天性,他经常逃学,跟朋友一起自由地游 戏于青山绿水之间。 当然, 最让他醉心的还是在深河中游泳、 摸鱼。 在与水亲密接触的时候,

沈从文的思绪经常随着水波荡漾,渐渐对世界和人生有了认识和体会。十五岁时,沈从文加 入了当地的土著部队, 转戌于湘、 黔边界地区, 川、 有五六年的时间继续接收着 “水上教育” 。 军旅生活的痛苦与恐怖使沈从文又把目光投向了水, 他经常一人跑到水边, 或看水上的人事, 或思水边的生活,企图从水中寻找一种精神寄托。1923 年,初来北京的沈从文便和都市生 活隔隔不入,城市的丑恶、人性的扭曲使他满足于对故乡美好山水的回想,沅水又给予了沈 从文创作的灵感,使他一拿起笔文字就像湘西的溪水一般诗意地流淌。 “从汤汤流水上,我 明白了多少人事,学会了多少知识,见过了多少世界!我的想象是在这条河水上扩大的。 ” [2]17 卷 209 后来,沈从文由北京转到上海、青岛等地,面对无边无际的大海,他陷入了更 加深刻的思绪中, 大海使沈从文的人格又具有了一种宽广的包容性, 即便在后来最为动乱的 年代,他也仍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以一颗平常心坦然面对生活,真正做到了心静如水、宁 静淡泊。 总之,水既是沈从文性格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他的精神文化之源、艺术生命之源,水 不但成就了沈从文的人生性格,还成就了他的文学创作。 二、沈从文创作中的水崇拜 文学作品的风格与作家的生命性格、人生追求等息息相关,也就是所谓“文如其人” 。 这一点在沈从文的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沈从文的性格与水有着难以分割的联系, 体现出水 的特质,其创作亦是水气扑鼻,有着浓郁的水崇拜文化气息,且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水崇拜文 化系统。这一文化系统主要由如下几个方面构建而成。 1.水意象 水是文学中常见的一种象征意象,作为“五溪之子”的沈从文,对水更是情有独钟,他 曾宣称: “水和我的生命不可分,教育不可分,作品倾向不可分。 ”[2]12 卷 215 可见,沈从 文把水提升到一个极高的地位, 水成了他心灵外化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 沈从文讲述的故事, 无论是《边城》《长河》等小说,还是《湘西》《湘西散记》等散文,无不是在水的背景下 、 、 展开。水是“沈从文小说背景处理的极富个性的嗜好”[4]。关于沈从文小说中的水意象, 已有多位研究者作过深入详细地阐释,在这里我们不必赘述。 2.水的衍化意象 水,除了自然流动的液体形态之外,还包括多种变体形式,如云、雨、风、虹、雾等等, 它们构成了水的衍化意象。 作为一位对水有着极深感情的作家, 沈从文不仅仅把目光投向了 水意象本身,同时对云、雨、风、虹、雾等衍化意象也着墨很多。 “雨是水崇拜最主要的对象之一” 。[5]104 有雨必有云,云与雨实质上属于同一类事物。 沈从文曾不止一次地表达出对雨的喜爱,在《从文自传·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 中他这样写道: “我最欢喜天上落雨,一落了小雨,若脚下穿的是布鞋,即或天气正当十冬 腊月, 我也可以用恐怕湿却鞋袜为辞, 有理由即刻脱下鞋袜赤脚在街上走路。 在代表作 ” 《边 城》中,作家多次写到雨,有那个初五的毛毛细雨,更有老船夫去世前的那场大雷雨。而小 说中的女主人公翠翠一有闲睱, 最喜欢做的事便是看天上的云。 沈从文不但乐于在作品中描 写云和雨,还经常以云、雨为其作品命名,如《雨》《雨后》《云南看云》《水云》等。在 、 、 、 神话传说中,云和雨都是天父地母交合的产物,因此,文学作品中经常以“云”和“雨”来 隐喻性爱。柏子与吊脚楼女子的相会是在一个“落着雨”“刮着风”的夜里。起先“细毛毛 、 雨在头上落” ,尔后“外面雨大了” ,作者运用“雨”意象巧妙地映衬出主人公的情绪变化。 沈从文还喜欢在创作中引用如“天上起云云起花”“天上起云云重云”等湘西民歌,这些歌 、 谣大多以“云”起兴,最后都归结到青年男女的恋爱。 同云、 雨一样, 沈从文作品的空气中还到处弥漫着诱人的风、 五彩的虹霓和乳白色的雾, 这些富于诗意的意象的加入使其笔下美好的边地世界更加令人向往。 《夫妇》中男女主人公 “看着天气太好” 于是 , “坐到那新稻草旁看风景, 那时风吹来都有香气, 雀儿叫得人心腻” ,

在风的诱惑之下,他们做了夫妻间的“呆事” 。在为作品命名时,沈从文不仅喜欢用云、雨, 还喜欢用虹,如《虹桥(集)、 》《看虹录》等。虹意象在沈从文作品中也是屡见不鲜的,如 《一个母亲》中“ ‘水中有虹’ ,这样想,她有点不自在了”《摘星录》中“谁挂上那天上的 , 虹霓,又把它剪断,那不是我,不是我,你明白那应当是风的罪过” 。显然,与云、雨等意 象相同,上面的这些风、虹意象也蕴含了朦胧的性爱意味。 3.水的周边意象 所谓水的周边意象,我们这里主要指包括鱼等水生动物意象及船、碾坊、吊脚楼等近水 物象,这些意象在沈从文作品中也反复出现,传达出了作家对它们的深厚感情。 “鱼是水中最常见的水生动物,所以是最为普遍最为悠久的水崇拜对象之一。 ”[5]81 沈 从文对鱼有着特殊的偏爱和浓厚的兴趣, 鱼应该是他写得最多的动物。 鱼的自由灵动正好来 映衬着水的清澈透明,如《边城》开头即写到“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 。小说《渔》表 现的是湘西骇人听闻的“杀鱼节” 。根据吴晓东的考证, “杀鱼节” 属一种图腾圣餐行为, “所 谓图腾圣餐,就是人们平时遵守图腾禁忌,不准杀害图腾,但为了获得图腾的某些特性,如 力量、机智、易繁衍等,人们在某一时间内要进行集体性的屠杀图腾。 ”[6]苗族人对鱼的崇 拜应该是沈从文在作品中反复叙写鱼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然, 沈从文更重视的是鱼的生殖崇 拜内涵。 《雨后》《采蕨》中男人在女人身上胡乱摸索,手的感觉象捉鱼。碾坊的三三( 、 《三 三》、渡口的翠翠( ) 《边城》、童养媳萧萧( ) 《萧萧》 )等少女都有过关于鱼的梦,意味着她 们性意识的萌发。正是在“大鱼咬你”等语句的暗示下,翠翠对爱情的理解逐渐由朦胧变得 清晰。 此外, 值得注意的是, 沈从文在小说中还表达了鱼和女性之间某种玄妙的联系, 《第 如 四》中“我”的朋友将鱼比作女人, 《阙名故事》中陆俊等几个兵士由吃鱼谈到了吃女人。 沈从文曾经说过: “故事中我所最满意的文章,常用船上水上作为背影,我故事中人物 的性格,全为我在水边船上所见到的人物性格。 ”[2]17 卷 209 沈从文从小就与船结下了不解 之缘,在十几岁时,曾有半年时间每天去看船。[7]船是沈从文创作中不可或缺的素材,他 直接以船为名的作品,就多得不计其数,如《船上》《船上岸上》《一只船》《石子船》和 、 、 、 《常德的船》等等。顺顺是靠着一条六桨白木船发的家,后来成为了船总,掌管着一方水码 头( 《边城》;船是水手柏子们谋生的工具,也是他们流动的家( ) 《柏子》;吃“水上饭”的 ) 女子也有,黄庄上多有像老七那样来到城里的花船上做“生意”的媳妇( 《丈夫》。沈从文 ) 小说中写得最为生动的船,莫过于《边城》中的那条渡船,在这里船已经不只是用来摆渡两 岸过客的工具,它更是古老沧桑的苗族文化的象征。除了船外,沈从文还在作品中经常描绘 碾坊、吊脚楼等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的近水意象。 《三三》中那个天真活泼的女孩从小便在 碾坊旁边长大, 《边城》中王乡绅家的嫁妆是一座碾坊,对翠翠的渡船形成了潜在的威胁。 吊脚楼是最具有湘西水乡风情的一种特别的建筑。 水手柏子的生命轨迹中似乎只有两点: 船 与吊脚楼, 一下船他便径直来到吊脚楼上与妓女相会, 将一两个月来做工所得全部挥霍一空, 然后又回到船上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4.水的民俗意象 在中华民族的水崇拜观念中,雨是水崇拜最主要的对象之一。古代农耕社会,从“万物 有灵”的观念出发,人们认为要想得到充沛适量的雨水,就要向天神祈求,祈雨便成为中国 传统的一项信仰习俗。作为现代中国的“风俗画大师” ,沈从文在他的文字中多次谈到湘西 边地的求雨风习,在小说《一个母亲》中,就有这方面的详细介绍: 照中国内地半开化民族习惯,落雨的权柄操在天上与河中:天上玉皇可以随意颁雨,河 中龙王也能兴云作雨。不知何年何月,地方上居然有聪明人想得出这样好计策,有方法使玉 皇落雨了, 这方法又分软求与反激两种: 软求为设坛打醮, 全城封屠, 善男信女派代表磕头, 坛外摆斋素筵席七天,给众首事僧道吃,贴黄榜,升旗,燃天蜡,施食,以至于在行香时各 家把所有宝物用托盘托出,满城走,象开展览会, (行香中少不了观音一座, )据说因此一来

本地就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了。 求雨的反激办法可就简便洒脱多了, 这个只要十个本地顽皮的 孩子同一只狗,一张凳,一付破烂锣鼓就行。他们把狗用草绳绑到椅上,把狗头上戴一杨柳 圈,两三人抬起这体面的首领满街走,后面跟随了喧阗的锣鼓,孩子们全是赤膊,到各家门 前讨雨, 每家都把满瓢满桶的水往这一群孩子同高据首席的公狗浇去, 另一意义则似乎天上 玉皇见了这情形,以为地下有革命行为,想推翻玉皇,有大阴谋在,所以就动怒落雨了。 至于使龙王落雨呢?办法不同了。 这仍然是孩子们的事, 因为本地方大人只知道磕头吃 斋赚钱三件事, 孩子们用草扎龙,或者五节,或者三节七节,大小看能力所在。 把草龙扎成, 仍然是用锣鼓宣传,先到河中请水,请了水,就到各家去讨雨。一面因为天热,这些平时成 天泡到河中为消遣的顽童,对于水的淋头淋身,也具有一种比打醮首事人还诚心的需求,所 以各个人家都不能吝惜缸中的清水。 他们有时还把龙舞到郊外四乡去, 因为乡下人礼节除了 款待他们的清水外还预备得有点心吃,所以草龙下乡成为一种必需的事。[2]7 卷 304-305 这段文字为民俗学研究提供了一份不可多得的资料。 设坛打醮是一种宗教性的祈雨仪式, 虔 诚的政府官员在这当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在《阿丽思中国游记》中,某学会在邀请傩喜先生 演讲的请帖中这样写到: “用一种国家大员求雨的诚心,期待着。 ”又如《哨兵》中的下面这 段叙述: “县里遇到天旱,知事大人就斋戒沐浴,把太太放到一边,自身率子民到城隍庙大 坪内去晒太阳求雨,仰祈鬼神。 ”在这里, “晒太阳求雨”其实已经是一种“模拟巫术”了。 “模拟巫术” (又称“顺势巫术” )是“基于相似律的法术”[8]。运用顺势的或模拟的巫术 原则来求雨,在湘西最普遍的还当属“抬狗求雨”或“扎草龙求雨” ,于是,沈从文在介绍 他“所生长的地方”时总不会忘记下面这些话: “旱暵祈雨,便有小孩子共同抬了活狗,带 上柳条,或扎成草龙,各处走去”( 。《从文自传·我所生长的地方》《凤子》“抬狗求雨” 、 ) 应该有着湘西苗族盘瓠崇拜的影响, “扎龙求雨” 而 则是中国传统的龙文化的一种民俗遗留。 龙是最常见的司雨水神。沈从文十分喜欢龙,他笔下的人物如《往事》《瑞龙》《龙朱》等 、 、 主人公的名字都带有“龙”字,他甚至给自己的大儿子取名为“龙朱” 。祭龙是很普遍的一 种祈雨方式,在沈从文的故乡,至今还有元宵节舞龙灯、端午节赛龙舟等习俗。在作品中, 沈从文反复细致地描写龙舟(龙船)以及赛龙舟的场景,读过《边城》的人不会忘记下面这 段文字: 带头的坐在船头上,头上缠裹着红布包头,手上拿两枝小令旗,左右挥动,指挥船只的 进退。 擂鼓打锣的, 多坐在船只的中部, 船一划动便即刻蓬蓬铛铛把锣鼓很单纯的敲打起来, 为划桨水手调理下桨节拍。一船快慢既不得不靠鼓声,故每当两船竞赛到剧烈时,鼓声如雷 鸣,加上两岸人呐喊助威,便使人想起小说故事上梁红玉老鹳河时水战擂鼓。[2]8 卷 74 尽管龙舟竞渡已经成为带有明显娱乐倾向的民俗活动,但追究其深层原因,依旧还是“向水 神祈雨求丰年”[5]182。 巫术祈雨中, 还包括以性祈雨等仪式。 性巫术祈雨仪式是以男女交媾行为或象征性的男 女交媾行为作为祈雨的表现形式。[5]203 古人认为,男女在天父地母前进行交媾,可以对天 地产生影响,诱发他们交合,从而产生雨水。董仲舒的《春秋繁露·求雨》中有“令吏民夫 妇皆偶处”的记载,这正是以人间男女之性交诱发天地交合的一种“性交感法术”的表现。 [9] “三月三”是湘西苗族的一个重要节日,是当地青年男女的情人节。在这一天,他们自 动聚集到约定的山坡上,以歌传情,情投意合后,便双双交欢于草地之上或山洞之内。 “春 季节日的男女狂欢野合,是含有祈求春雨时降的具有性巫术性质的活动。 ”[5]205 向柏松的 这一论断可为沈从文作品中的野外性爱之风找到民俗学的依据。 性祈雨巫术的另一种方式是 人神交合巫术。小说《扇陀》记录了一个典型的人神交合祈雨故事:在波罗蒂长国国王用尽 各种方法求雨无果后, 美女扇陀主动应募去见鹿角仙人, 并利用她的美貌和温柔征服了仙人, 致使下了整整三天的大雨。中国司雨水神多为男性,因此,在献祭的祈雨仪式中,除了以牲 畜为献品外,一般还会献上美丽的女子。在祈雨仪式中扮演献祭角色的女子,湘西人一般称

为观音。 《一个母亲》中的主人公素在“五月清醮曾装过观音一次”《卒伍》中的莲姑也曾 , “妆过观音菩萨当打大醮时抬着在街上走过的” 饶有趣味的是, 。 沈从文在描写湘西女子时, 总是俭省地将其说成适合打醮扮观音或直接说是个(活)观音。 “在湘西凤凰,人们至今最 崇拜最热爱的神灵还是观音菩萨”[10],作家不自觉地把当地水崇拜的情结和对观音的信仰 同时赋予在笔下的女子身上,使傍水而生的她们年青貌美、纯洁自然,简直可以说就是真善 美的化身。 沈从文一生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水是他终身难以割舍的梦。上面,无论从人本分析, 还是文本考察, 我们都会发现沈从文与中国传统的水崇拜文化有不可分割的联系。 沈从文他 的性格明显地带有水的特质:纯净、柔弱、坚韧、刚健。他以对水的深刻感悟向我们诉说了 一个个发生在水边的故事, 并且在创作中形成了一个以水为中心的水崇拜系统, 云、 雨、 风、 虹、雾等水的衍化意象,鱼、船、碾坊、吊脚楼等水的周边意象,以及祈雨等民俗意象共同 参与了这一文化系统的构建。 参考文献: [1] 黄永玉.平常的沈从文[J].读书, 2000,(1). [2] 沈从文.沈从文全集[M].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2002. [3] 叶奕乾,孔克勤.个性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185. [4] 凌宇.从边城走向世界(修订本)[M].长沙:岳麓书社,2006,290. [5] 向柏松.中国水崇拜[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9. [6] 吴晓东.苗族图腾与神话[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199. [7] 王亚蓉.沈从文晚年口述[C].西安:陕西师大出版社,2003,57. [8] [英]J.G.弗雷泽.金枝(上) [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新世界出版社,2006,15. [9] 叶舒宪.高唐神女与维纳斯[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338. [10] 王海燕.湘西观音信仰与沈从文乡土小说[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1).


推荐相关:

沈从文精心建构了一个奇特的“水”意象,对它的解读是我们开启作家隐秘心扉和理解...[4](P70)在楚文化中就有为水专门立神的水神崇拜习俗。这种水神崇拜习俗给楚...


我相信, 刚才我们同来的那对年轻的情侣也一定是沈从文崇拜者。 因为, 他的作品有丰沛的水,源头是鲜活的。 (选自《散文百家》) 11. 文中第 5 段中加点...


水与沈从文的生命世界——人性美的再现摘要:沈从文在中国现代文学中是一个独特的...作者生于水、长与水、熟知水、崇拜水,水的世界为他提供了根基。从水中 他...


沈从文散文中的水意象 1 水的原始意象———亘古如斯的文化承载逝者如斯夫! 不舍昼夜。 忘川悠悠。 沈从文在 《我的写作与水的关系》 一文中一再表白自己的...


论水的意象在沈从文小说中的意义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专业论文论...沈从文与水崇拜 5页 1下载券 试论沈从文小说中的水与... 4页 1下载券 沈从文...


(中南民族大学 文学院,湖北 武汉 430074) [摘要] 在以湘西为题材的小说中,沈从文常将人事的哀乐置于水边加以描绘,水,不仅 仅是沈从文小说创作的背景,而且水还有...


从沈从文作品中水的意象看其道家思想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从沈从文作品中水...沈从文与水崇拜 5页 1下载券 从水意象看沈从文的审美... 3页 1下载券©...


水与沈从文的生命世界——人性的美的再现摘要: “我感情流动而不凝固,一派清波...的认识和感知,一种对野性的生命力的追 求,一种对原始的强悍的崇拜,一种对最...


曹雪芹与沈从文笔下的水与女性 曹雪芹与沈从文笔下的水与女性春秋文子 水与女性有着天然的联系,但在中国作家中,对水和女性最推崇的莫过于曹雪芹了。可 以说,水和...


后来,看了《边城》《长河》 ,就更加崇拜沈从文了。个人觉得,除 了一些精彩的短篇小说如《萧萧》 、 《丈夫》 、 《八骏图》等外, 《长河》应该算沈从文最...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3986 3986.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