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6.net
小网站 大容量 大智慧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沈从文与水 35


沈从文与水
一提起沈从文, 我们便会想起他为我们精心构筑的令人流连忘返的“湘西世 界” 。沈从文先生用细腻的笔触、真挚的情怀、清丽流畅的文字为我们描绘了沅 水及各支流两岸灵秀的风光以及湘西人民独特世态人情。 仔细阅读沈从文先生的 作品,我们不难发现他的作品特别迷恋水,他对水是情有独钟的,在他的字里行 间充盈着水的光和影,这些发生在水边的故事也像水一般的闪着淡淡的哀愁,波 光粼粼的沅水向我们诉说着沈从文生命的情愫。的确,沈从文的创造与水有着特 殊的联系,他在《我的写作与水的关系》一文中也一再强调自己的“文学事业” 的基础并不是建筑在一本或一堆“合用的书”上,而只是建筑在“水”上。湘西 是一个多水的地区, 长达数千里的沅水与家乡凤凰美丽的沱江,给沈从文提供了 驰骋想象的空间, 使他对水产生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 “我感情流动而不凝固, 一派清波给予我的影响实在不小。我幼小时较美丽的生活,大部分都与水不能分 离。我的学校可以说是在水边的。我认识美,学会思索,水对我有极大的关系。 ” 沈从文是一位将水溶进自己生命的作家,水既是沈从文文人性格的写照,也是他 作品的精魂。本文将就沈从文人格与创作和水的特殊关系做一些阐述。 一、平常的沈从文 黄永玉曾在 《平常的沈从文》 一文中这样描述沈从文: “老子曰: ‘上善若水’ , 他就像水那样平常,永远向下,向人民流动,滋善生灵,长年累月生发出水磨石 穿的力量。 ”这是对沈从文性格的由衷赞叹和评价。沈从文自己也曾多次谈到, 他的生命人格和水不可分。对于水的性格,沈从文作了如下的分析: “水的德性 为兼容并包,柔弱中有强韧,从表面看,极容易范围,其实则无坚不摧。水教给 我黏合卑微人生的平凡哀乐, 并作横海扬帆的美梦, 刺激我对于工作永远的渴望, 以及超越普通人功利得失、追求理想的热情洋溢。 ”自小在水边长大,湘西的水, 犹如植物生长所必须的养料, 深深地流进沈从文的血脉, 滋润和培育着他的性格。 通过对水的理解,我认为沈从文的性格与水有以下三个契合点: 1.水之遭遇美与沈从文 水的美最直观的就是其流动性与自由感,从涓涓山涧到奔腾大河川流不息, 不舍昼夜。 而逝水, 作为一个富有表现力的传达符号, 既是时间意象, 又与无限、 永恒联系在一起。在先秦,与水相涉最具典范的情景是“子在川上曰: ‘逝者如 斯乎! 不舍昼夜’ 。 ”这千古一叹与圣贤本人的际遇追求联系起来看,当中着实 有万般滋味。 屈原在 《离骚》 中, 也把流逝的水与不停运行的时间联结在一起 “汩 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 。因此, 水的遭遇美中另一隐含的美便是其永恒性。 综观沈从文的一生, 水的这种流动性、 自由感和永恒性思想是很明显的。 沈从文相貌平常、 言语朴讷, 没有很高的文化, 一个普通人, 他以水的平淡过自己的生活, 自由自在。 但是, 他却有智者的睿智。 他说过: “我是个对一切无信仰的人,却只信仰生命。 ”他对人类生命的永恒抱有 坚定的信念。十五岁时,沈从文加入了当地的土著部队,转戌于湘、川、黔边界 地区, 军旅生活的痛苦与恐怖, 民族之间的矛盾使沈从文对生命有了更深的认识。 但是水又同样是漂泊无定的, “流星闪电刹那即逝,即从此显示一种美丽的圣境, 人亦相同。一微笑, 一皱眉,无不同样可以显示那种圣境。凡知道用各种感觉 捕捉住这种美丽神奇光彩的, 此光影在生命中即终生不灭。 ” 沈从文正是这种 “知

道用各种感觉捕捉” “美”和“生命”的人。沈从文的血液里有是楚文化带给了 他一种命定的悲剧性,他无法超越屈原风骚所限定的悲剧精神范围。为此,沈从 文的个性气质忧郁、纤敏,还常带有人生无常的空幻感。 2.水之德性美与沈从文 《管子》说: “夫水淖弱以清,而好洒人之恶,仁也。视之黑而白,精也。 量之不可使概,至满而止,正也。唯无不流,至平而止,义也。人皆赴高,已独 赴下,卑也。 ” 《管子》把“水”置于不同的遭遇之中,引发“水”有仁、精、正、 义、卑诸德性。老子说: “上德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 于道。夫唯不争,故无尤。 ”沈从文的人格中也有水这种与世无争,宽容大度, 纵任自然的美好品德,因此,他的追求和道家的哲学便有了某种契合,当他具备 了这种 “水” 的德性后, 他对待自己遭际的超然态度便很自然了。 于是, 他用 “因 缘时会”来解释自己的遭遇,处惊不变,待人宽容,总是微笑着面对已成过去的 历史,微笑着凝视这世界。他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善良、天真、谦卑和“童心幻 念”生活在水的世界里。如水般活着的沈从文正是在水的柔性和韧性中,淡泊一 切,又坚强地对待一切,从而蜚声中外,以他留下的精神文化产品燃烧着生命的 热力。 3.水的灵性之美与沈从文 道家主张“为而不争” ,其好处是省去了过多的人为性,直接达到道的核心, 结果反而能达到“无所为而无所不为” 。阴柔、无为也就成了道最传神之处。水 的柔弱洁净也正是体现了这一点。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 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 从老子的这段话中也可以推出“水”拥有诸种德性也是因为水善于处守势而然。 孔子曰: “智者乐水” 。有智慧的人自然地与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两者相通于 那种灵气。 水的灵动性在这个生于水边的沈从文是有很深的影响的。湘西历来是 一片神秘而蛮荒的地区,在这里,淳朴和野蛮交织,原始文化和封建文化交错, 在这样落后的环境下成长的“乡巴佬” 在自由自在地游戏于青山绿水之间的逃 学生涯中,光脚踩在青石板上,水的灵气透过脚心,土气里渗透着水的灵气,水 的智慧让他获益不浅。因此沈从文的性格在水的灵气下还有一种又富于浪漫,充 满幻想的一面。 总之,水既是沈从文性格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他的精神文化之源、艺术生 命之源,水不但成就了沈从文的人生性格,还成就了他的文学创作。 二.写在水边
“文如其人”是指文学作品的风格与作家的生命性格、人生追求等息息相关,这一点在 沈从文的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沈从文的性格与水有着难以分割的联系,体现出水的特质, 其创作同样也是水气扑鼻,有着浓郁的水的气息。下面,我就沈从文创作与水的关系做几点 分析:

1. 自然之美 沈从文的作品给人印象最深的要属他笔下所描绘的自然环境, 水像一条血脉 贯穿在沈从文表现湘西的作品中, “水”可以说是湘西自然界的主体部分。而湘 西乡土独特的自然美, 正是水和与水有关的其他景物所构成的。湘西的水因时因 地而呈现千姿百态,但“清澈”则是它的特质。如《边城》中所描写的: “三丈 五丈的深谭皆清澈见底。深潭为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纹的玛瑙石 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鱼来去,全如浮在空气里。 ” “溪流萦回,水清而浅, 在大石细沙间漱流。 ”(《沅陵的人》)“一条河流清明透彻,沿河两岸是绵延不

绝高矗而秀拔的山峰” (《小寨》); “泉水的来源,是由地底沙土中涌出的,在 日光下,空气为水裹成小珍珠样,由水底上翻,有趣到使人不忍离开它。 ”(《槐 化镇》)在沈从文建构的自然美的世界中,山与水结为一体,相得益彰,让人仿 佛置身与山水之中。 除了写水的清澈外, 还描绘了山的秀拔。 如作品所描绘的 “箱 子岩” 奇峰是: “一列青黛崭削的石壁, 夹江高矗, 被夕阳炙成为一个五彩屏障。 ” (《湘西散记·箱子岩》)日河沿岸的奇峰是:“壁立拔峰,竹木青翠,岩石黛黑” “逼 人眼目”(《湘西散记·白河流城的几个码头》)。在云雾烟雨中的山峰则更加神 采奕奕,青翠动人。 《长河》中的山是:从雾气中“露出了头,庄严而妩媚” , “如 新经浣洗过一般”此外,沈从文还刻画了湘西的云雾,于是,水的清彻、云的幻 异和雾的朦胧便构成湘西自然美和谐的韵律。山水相依,构成了沈从文笔下湘西 世界色彩斑澜的生命画卷。 2. 人性之美 讴歌女性之美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直都有的: 《诗经》中塑造了“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可遇而不可求,可望而不可即的佳人形象。屈原的《山鬼》 、 《湘夫人》 和曹植的《洛神赋》描写了一群生活在清波绿水边的女性形象,她们摄山水之精 魄与灵秀,美丽而又不食人间烟火,似人又似神,折射着现实的女性美。曹雪芹 在《红楼梦》中借贾宝玉之口说出了: “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 精秀,只钟于女儿” ,高歌了一曲女性生命的赞歌。打开沈从文湘西系列的作品, 不难发现沈从文的女性情怀。 水与女性在他的笔下融合为一,赋予女人水的灵性 和美质。翠翠、三三、夭夭、媚金等等,她们的美是作为梦中的理想来讴歌的, 是一种纯然的、纤尘不染的、空明澄澈的美。沈从文对女性外貌美的描绘是奇特 的:如描写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晒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 眸子清明如水晶” ;夭夭她“最美最娇” 、 “腿子长长的,嘴小牙齿白,鼻梁完整 匀称,眉眼秀拔而略带野性”与翠翠相比,带着更多的野性与活泼。又如黑猫、 媚金、巧秀、吊脚楼的妓女等等女性无不涌动着原始的生命力,同时焕发着原始 的不加修饰的自然美。 除了写出湘西女性如水般的外表形象之外, 沈从文也对水意象进行了多重挖 掘。通过对女性性格的刻画,揭示了她们性格如水般的特质:有的活泼,有的静 默,有的优雅,有的明快,有的舒缓,有的激荡。以此来写照湘西女子,寄托着 沈从文对清洁优美灵魂的礼赞。翠翠身上集中了苗家少女天真无邪的童真美;萧 萧靠生命自身的价值摆脱了命运的束缚;妓女虽沉沦到社会底层,却不失纯洁与 温情 人性美又是通过湘西独特淳朴的风俗来体现。沈从文笔下天保、傩送等湘西 苗族青年的德性美着实令人敬佩,老船夫、顺顺等苗族人民的憨厚、爽直、善良 的人情美, 沈从文主要是通过都市上流社会的沉落和乡村社会的历史演变以及两 者的对比来表现。在城乡世界中,他揭示了“现代文明”对民族灵魂的污染—— “人性的扭曲” ,从而来讴歌充满原始民风的乡村社会和都市下层人民身上的朴 素健康的人性美。 3. 淡淡的哀愁 静静的沅水倒映着秀拔的山峦,闪动着生命的光和影,但却掩盖不了淡淡的 哀愁和透心的冰凉。在看惯了“太多的杀戮”之后,伴随着不定与无常付诸于流 水,在山水为背景的人事悲欢中获得情感的释放。一般认为,沈从文的作品涂抹 的牧歌情调“美丽总是忧愁人的”逸出的总是一丝丝淡淡的忧郁。其实,沈从文 借助“水”意象还传达出一股更为深沉的悲哀———生命的无常与不定。亦如沈

从文自己所说: “我的作品能够在市场上流行,实际上近于买椟还珠,你们能欣 赏我故事的新,照例那作品背后隐伏的悲痛也忽略了。 ”翠翠在渡船上无尽的等 待着意中人,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边城》)柏子漂 泊于辰河之上, 又在一个微雨夜里停泊于岸边的吊脚楼,然后又从跳板上摇摇晃 晃地走向新的漂泊(《柏子》) ;丈夫在湘西某城河畔的妓船上受尽屈辱和孤寂, 最终唤醒了他的尊严。 老七走后还有五多,老七回到那穷山村后的生活怎么呢? (《丈夫》) ;贵生常在溪边洗的镰刀,但这条“清个透亮,活活的流”的小溪 只给了他短暂的快乐,和“水”不相容的“火”烧毁了贵生的一切;溪水边的碾 坊里三三刚做了一个很清凉很优美的梦 (《三三》) ;而搁浅在“又清又软,很 温柔”的小河边的岳珉一家却不知已陷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悲哀里(《静》);大 学教授达士在青岛海边经历了无常的人性和人性的无常 (《八骏图》) ;不甘听 天由命的老水手、 夭夭和三黑子等更在 “长河” 里抗争命运, 憧憬未来( 《长河》 )。 这一切使我们在阅读过后眼前总是晃动和流溢着晶莹的泪痕和陷入无尽的思考 中。 综上所述,沈从文一生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水是他终身难以割舍的梦。无 论从沈从文的个性品质,还是从作品,我们都会发现沈从文与水的特别联系。沈 从文他的性格明显地带有水的特质:谦和、纯净、柔弱、坚韧、刚健,并以他对 水的深刻感悟向我们诉说了一个个发生在水边的故事。


推荐相关:

此文刊载于《理论月刊》2010 年第 1 期 沈从文与水崇拜 胡斌摘要:水崇拜是中国民间的一种自然宗教,在沈从文的故乡湘西楚地尤其盛行。沈从文及 其文学世界无不...


沈从文笔下的“水”意象 罗伟文(集美大学中文系,福建厦门 361021) [摘要]沈从文精心建构了一个奇特的“水”意象,对它的解读是我们开启作家隐秘心扉和理解 作品...


沈从文的恋水情结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专业论文山东社会科学·5/2001 沈从文的恋水情结 王向阳 [提要] 沈从文与水有着须臾不能分离的密切联系,水是他文...


《王贵与李香香》D.《漳河水》 二、多项选择题(本大题共 5 小题,每小题...沈从文 35.孙犁描写冀中白洋淀农村生活斗争的小说有( ADE ) A. 《嘱咐》 ...


沈从文与水确实有着不解之缘。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在那条河流边住下的日子 约 5 年。这一大堆日子中我差不多无日不与河水发生关系。走长路皆得住宿到 桥...


沈从文的创作与“水”密切相关,体现为“人 格的自我写照”“女性美的化身”“自然美的写真”和“喻无常与不定”,从而使其作品形 、、 成了整体上的阴柔风格...


水既给了沈从文创作的灵 感和智慧又给了他孤独的享受,在作品中,水,还成为阻隔有情人相会的不可逾越的障碍。 [关键词] 沈从文;湘西小说;水意象;文化解读 [中...


但是,我们可以说,用“水的灵动,山的沉稳”来比况沈 从文先生及其作品,是最恰当不过了。本文作者选择沈从文先生作为叙写的对象,本身就是 一种眼光,一种对人与...


广州大学毕业论文(设计) 从审美角度探究沈从文短篇小说中水的意象 07 中文 2 班 蒋小威 指导老师:张建华 摘要 0706010166 沈从文的创作与水有着不解之缘,他的...


同时,水的各种性格也是渗透入沈从文作品的各个人 物中,如纯净、纤细、坚韧、兼容并包和勇敢。水的文化也流宕于沈从文的作品中。本篇 以沈从文的小说散文为基础材料...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3986 3986.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