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6.net
小网站 大容量 大智慧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扬雄《方言》的编纂宗旨与编纂方法论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扬雄《方言》的编纂宗旨与编纂方法论 作者:钱荣贵 来源:《辞书研究》2015 年第 03 期 摘要 编纂思想是编纂活动的灵魂,研究编纂思想可以揭示典籍的生成机制和文化动因。 作为我国第一部方言词汇集,扬雄《方言》所蕴藏的编纂思想至少包括以下两个方面:一是 “令人君坐帷幕之中,知绝遐异俗之语”的编纂宗旨,二是“即异求同,同中辨异”的编纂方法 论。前者是扬雄继承旧有的采风习俗而确立的,这一思想使其将“先代绝语”和“异国方言”同时 纳入《方言》采集和训释范围。后者则是扬雄对《尔雅》“以义类聚”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在这 种思想的支配下,《方言》不仅以通语来训释被训释词,还尽可能地揭示出被训释的一组词之 间的地域差异、时间差异和语转差异。扬雄《方言》在方言研究史、方言辞书编纂史上是不朽 的。 关键词 扬雄 《方言》 编纂思想 编纂方法论 《方言》是我国最早的一部方言词汇集,成于西汉末年,凡十五卷,九千余字。后世传本 全称《蝤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十三卷,一万一千余字,收词 1284 个,词条 675 个。 《方言》分卷体例与《尔雅》相仿,但卷内条目不及《尔雅》有序。大体看来,《方言》卷 一、卷二、卷三、卷六、卷七、卷十释语词,卷四释衣服,卷五释器物等,卷八释动物,卷九 释兵器,卷十一释昆虫;卷十二、卷十三与《尔雅》“释言”相似,但体例与其他各卷不同,只 有“雅诂”没有“罗话”,可见其为未竟之书。《方言》的编纂者为西汉扬雄。 扬雄(前 53-后 18),字子云,蜀郡成都(今四川成都郫县)人,西汉著名天文学家、哲 学家、文学家和语言学家。讷于言辞,以文名世。40 余岁,始游京师,任为郎官,给事黄 门,历成、哀、平“三世不徙官”。王莽时,扬雄校书天禄阁,受刘棻献瑞一事牵连,恐不自 免,坠阁自杀。所幸未死,因年老久居一职,转为大夫。扬雄一生“用心于内,不求于外”,仕 途可谓平平,但其好古乐道,著述精丰,足可卓立千古。东晋常璩《华阳国志》云:“(扬 雄)以经莫大于《易》,故则而作《太玄》;传莫大于《论语》,故作《法言》;史莫善于 《苍颉》,故作《训纂》;箴谏莫美于《虞箴》,故作《州箴》;赋莫弘于《离骚》,故反屈 原而广之;典莫正于《尔雅》,故作《方言》。”这些都说明,扬雄的学术研究和文学创作皆 能以历代经典为坐标,其雄视古今的文化品格和学术精神实属难得。 编纂思想是编纂活动的灵魂,典籍是“物化”了的编纂思想。研究编纂思想可以揭示典籍的 生成机制和文化动因。作为我国第一部方言词汇集,《方言》所蕴藏的编纂思想至少包括以下 两个方面:一是“令人君坐帷幕之中,知绝遐异俗之语”的编纂宗旨,二是“即异求同,同中辨 异”的编纂方法论。 一、编纂宗旨:“令人君坐帷幕之中,知绝遐异俗之语”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 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为政之要,辨风正俗,最其上也”,故我国周秦时期即有农闲 时节遣使采风之俗。东汉应劭《风俗通义》载,“周、秦常以岁八月遣蝤轩之使,求异代方 言,还奏籍之,藏于秘室”。“蝤轩”是一种轻便的车子,“輶轩之使”就是坐着“蝤轩”到各地采风 的使者。蝤轩使者归来后,便将采集的方言藏于秘室之中,天子凭借这些“奏籍”可以“不出户 牖,尽知天下”。赢亡以后,遣使采风之俗不复存在,藏于秘室的“奏籍”也已“遗脱漏弃”,几 不可见。至扬雄时代,能知此种风俗者,只有蜀郡的严君平、临邛的林间翁孺二人。扬雄《与 刘歆书》云:“独蜀人严君平、临邛林闾翁孺者,深好训诂,犹见蝤轩之使所奏言,翁孺与雄 外家牵连之亲。又君平过误,有以私遇,少而与雄也,君平财有千言耳。翁孺梗概之法略 有。”扬雄深受严君平、林间翁孺的影响,想在严君平“千言耳”、林闾翁孺“梗概之法”的基础 上编纂一部《方言》。为此,扬雄向成帝提出“愿不受三岁之奉,且休脱直事之繇,得肆心广 意,以自克就”的请求。汉成帝深为感动,下诏“可不夺俸”,并“令尚书赐笔墨钱六万,得观书 于石室”。于是,扬雄利用“孝廉”与“卫卒”交会的机会,“常把三寸弱翰,赍油素四尺,以问其 异语,归即以铅摘次之于椠,二十七岁于今矣”。《西京杂记》也曾记载扬雄采集方言的情 形:“扬子云好事,常怀铅提椠,从诸计吏,访殊方绝域四方之语,以为裨补輶轩所载,亦洪 意也。”扬雄收集、编纂《方言》的目的,正如扬雄本人所说的,“其不劳戎马高车,令人君坐 帷幕之中,知绝遐异俗之语,典流于昆嗣,言列于汉籍,诚雄心之所绝极,至精之所想遘 也”。“令人君坐帷幕之中,知绝遐异俗之语”可以说是扬雄编纂《方言》的主导思想。刘歆在 《与扬雄书》中也曾说:“今圣朝留心典诰,发精于殊语,欲以验考四方之事,不劳戎马高车 之使,坐知徭俗;适子云攘意之秋也。”东晋郭璞《方言注序》亦云:“故可不出户庭,而坐照 四表,不劳畴咨而物来能名。”这里刘歆、郭璞、扬雄说法不尽相同,但意义是一致的。扬雄 编纂《方言》与昔日周天子遣使采风“不出户牖,尽知天下”的目的并无二致。 扬雄“令人君坐帷幕之中,知绝遐异俗之语”的编纂目的,直接影响和决定了《方言》的编 纂内容。《方言》全称《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此名虽为后世所加,但很贴近《方 言》的内容。从这一全称也可看出,《方言》的内容大致有二,一是“绝代语”,二是“别国方 言”。“绝代语”就是“先代绝语”,亦即古语词,“别国方言”就是“四方之语”“异国俗语”。扬雄将 “别国方言”作为编纂内容,颇好理解,因为“别国方言”可以使人君“不出户牖,尽知天下”。但 扬雄为何将“绝代语”也纳入编纂范围?在扬雄看来,“绝代语”虽然为先代语词,但这些语词, 并未全部泯灭,有的还保留在当代的方言当中。正如李开(1993)所言:“‘绝代语’是在时间中 考察,以今通语为标准,古有而今无,但不排斥仍留存于方言中。……故它们既可能存在于古 代通语中,也可能存在于古代方言中,且在今方言中仍可能存在,仅仅以今通语为标准,这些 古语(通语或者方言词)词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学霸百科 | 新词新语
3986 3986.net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